老子有钱娱乐老子有钱娱乐


老子有钱APP

深奥|苹果在美国制造的秘密历史:两家加州工厂相继倒闭|苹果|工厂|硅谷工业新浪科技

    新的酷产品是第一次免费试用,有很多高素质的人分享他们独特的生活体验。来到新浪进行公开测试,体验所有领域最前沿、最有趣和最有趣的产品。下载客户端也可以获得独家好处!简介:苹果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试图在硅谷塑造一种制造文化,但是失败了。最近,《纽约时报》报道了乔布斯失望背后的故事。1988年,法国办公自动化专家让-路易斯·加斯(Jean-Louis Gass e)来到加利福尼亚州的弗里蒙特(Fremont)参观苹果公司高度自动化的麦金塔生产工厂。然而,他看到的却是一团糟。应John Sculley的邀请,Garcie先后担任苹果产品部主任和总裁,负责苹果的工程和制造业务。就在他上任时,Garcie决定在公司的工厂生产线上工作两天,亲自检查苹果生产和制造产品的方式。众所周知,今天iPhone手机的包装盒上有一段有意义的文字:“由苹果公司设计,加利福尼亚州,在中国组装”(由苹果公司设计,加利福尼亚州)。这段话的背后是Garcie的经验:他参加了工厂里Macintosh电脑显示器的组装,然后把芯片插入电脑主板。在苹果公司宣布计划在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建立一个新的大型公园后,这个公园可以创造15000个工作岗位,但预计没有工作岗位与制造业有关,因此有必要回顾一下苹果公司80年代在硅谷打造高端制造业的雄心。苹果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一直对亨利·福特的传统和底特律最初的大规模汽车制造以及索尼等日本公司的高质量国内制造能力着迷。尽管乔布斯取得了成就,但他在加利福尼亚州复制这两种模式的尝试是他为数不多的失败之一。1983年,乔布斯下令建造一家最先进的工厂来生产新的麦金塔电脑。工厂位于苹果总部位于旧金山湾区的对面。早些时候参观过工厂的记者被告知,工厂非常先进,其劳动力占了生产麦金塔电脑成本的2%。史蒂夫非常崇拜日本的制造工艺。日本人被称为制造奇才。我们的计划是建立一个能及时交付有缺陷零件的工厂。但这不是个很商业的想法。贝特年轻时以电气工程师的身份加入苹果公司,后来负责公司第一代笔记本的发布。当加西来到苹果的制造厂时,乔布斯已经被迫离开公司很多年了。此时,加西发现制造业的实际情况与乔布斯最初的梦想大不相同。加西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回忆道:“我很尴尬用螺丝刀把显示器安装在电脑面板上。”轮班结束时,加西拿起一把扫帚,清理掉在生产线上的部件。加西在谈到这个特别敷衍的过程时说:“真遗憾。”最终,麦金塔工厂于1992年关闭,部分原因在于它从未达到乔布斯设想的产量——苹果电脑销售的预期飞跃尚未到来。因此,硅谷的成功标准突然变成,像苹果这样的公司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发展世界各地的供应链,并充分利用低成本的劳动力和松散的环境法规。从国家的高科技核心来看,Garci指出:“我们缺乏制造文化,也就是说,我们缺少制造业基础、学校教育、学徒和分包商等等。”但乔布斯却不这么认为。1990年,在距苹果电脑厂1.5英里的地方,他又花了1000万美元建造了另一家工厂,生产由新公司NeXT公司推出的个人工作站。与早期Macintosh的厄运类似,NeXT机器的生产无法支持硅谷工厂的运作。这次失败终于给乔布斯上了一课。他于1997年回到苹果公司。第二年,他聘请蒂姆·库克为苹果全球运营的高级副总裁。库克精通全球制造供应链,曾在IBM的个人电脑业务和康柏电脑业务中工作。像硅谷的许多公司一样,苹果很早就外包了制造业。20世纪70年代硅谷形成后不久,半导体芯片封装技术等劳动密集型组装产业就转移到亚洲国家,逐渐降低了劳动力成本。随着公司的发展,这种外包趋势越来越明显。我刚刚去日本出差,”Tony Fadell说,他是苹果iPod和iPhone的硬件设计师之一。然后我开始去韩国,然后去台湾,中国,然后去大陆。“今天,随着电子制造业在世界各地蓬勃发展,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硅谷的制造业劳动力仍然相对较少。大多数仍在硅谷进行的制造操作也是由专注于快速周转原型系统的专业合同公司完成的。当今的挑战是,大量面向大众市场的产品的生产需要一个巨大的制造业生态系统,而这个生态系统已经大量转移到了中国大陆。在中国大陆,一家生产iPhone设备的工厂有450000名工人。上世纪90年代早期,当安德鲁·哈格登是苹果公司Macintosh Powerbook Duo的产品设计师时,制造生态系统已经转移到了亚洲。他的工作包括处理复杂的供应商网络。由于这些复杂的网络,你很难把制造业带回家。如果你必须这么做,你必须把整个社区都搬回去,”哈格顿说,他现在是加州大学戴维斯管理学院的技术管理教授。2009年,当乔布斯因为健康状况恶化不得不离开公司一段时间时,他任命库克为公司未来的CEO。这次任命是对硅谷的性质和硅谷成熟的计算机工业的远景的最好说明。加州大规模生产电脑的梦想基本破灭了。在整个80年代和90年代,许多人认为制造业的转移意味着硅谷的死刑。当我开始研究时,我首先关注那些转移到美国其他低成本制造领域的芯片公司,”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院长、早期成功分析书《硅谷地区优势》的作者安娜·李·萨克森尼亚说。这些公司的高管告诉我,硅谷没有未来,因为它没有未来。成本太高了。所以我写了这本书,因为我想向你解释为什么硅谷是不同的。事实上,制造业的转变并没有扼杀硅谷,相反,它已经成为世界领先的工业和软件设计中心。与底特律在20世纪中叶流行的汽车制造模式不同,硅谷的中产阶级的工作机会相对较少,但它已经积累了大量可供顶级白领阶层使用的财富。每小时100多英里通勤到硅谷完成他们的后勤工作,那里到处都是10万美元的特斯拉。在乔布斯的两家倒霉工厂所在的弗里蒙特,房价中位数现在高达110万美元。(木材)

欢迎阅读本文章: 臧士歌

老子有钱88平台

老子有钱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