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有钱娱乐老子有钱娱乐


老子有钱APP

这“该死”的资本,习惯性赶走创始人

    罗永浩被爆卸任锤子科技CEO,胡玮炜宣传辞去摩拜CEO,ofo风雨飘摇岌岌可危……

    

    这无情嗜血的资本,这“该死”的董事会。

    

    

    

    一个都不剩!12月11日,锤子科技子公司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出现重大人事变更——高管徐寒、唐岩、吴泳铭等九人被从董事席位中移除,法定代表人从罗永浩变更为温洪喜。

    

    

    

    虽然,锤子科技母公司的大股东暂时还是罗永浩,但回想起最近一段时间来媒体和舆论对罗永浩和锤子科技的连续围剿,看上去,罗永浩在手机事业上翻身的机会已然渺茫。除了锤子手机一直显示“到货通知”状态,锤子的多款衍生产品也处于停摆状态。

    

    锤子数码最初的投资人和创始团队几乎全部退出董事会,很有可能代表着锤子科技即将面临资产重组,新的资本和管理团队入驻,旧人去,新人来,锤子不再适合“死磕情怀”,资本力量面前,再硬的钉子也会连根拔起。

    

    

    

    胡玮炜从摩拜的退出,更像是资本早就替你安排好的人生。只是临近离别,愈加伤感,感怀于胡玮炜能一路保持微笑,笑对人生。

    

    “我已经完成了阶段性任务,现在是放手的最好时机。此次辞任,无关所谓的‘宫斗’、不和,也和任何组织纠葛无关。”胡玮炜是汽车媒体出生,这几句话仿佛代表自己又可以做回媒体,少了些CEO应有的外交辞令。

    

    换个角度看,胡玮炜只是第一个离开的,消息称,摩拜下一步将进行人员优化,降低成本。美团王兴买下摩拜可不是为了烧钱,上市后的美团更加不可能为了一个项目无休止烧钱,摩拜必须融入美团体系。资本不养人,“高薪低能”的更不行。

    

    对于胡玮炜来说,这亦是一个新的起点。莫道秋江离别难,舟船明日是长安。

    

    

    广为流传的马化腾微信评论截图

    

    ofo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任专家媒体如何剖析解读,最管用的仍然是马化腾的一句话——一个veto right(否决权)。

    

    没错,就是它杀死了ofo。

    

    在ofo的董事会中,戴威、朱啸虎、经纬均拥有一票否决权。2017年底,在撮合摩拜与ofo合并无望后,朱啸虎精明地全身而退。朱啸虎将ofo的股份出售给阿里巴巴和滴滴,此后,双方共同享有一票否决权。

    

    所以,正是戴威、滴滴、阿里之间“三足鼎立”式的决策内耗,让ofo在大浪滔天的险恶产业大环境下极速下沉。这不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故事,而是“一损俱损,一败涂地”。

    

    到底是谁“出卖”了他们?资本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大佬、企业家、投资人、董事会成员常常代表着生活在金字塔尖的那群人。几个人坐在办公室内就能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动辄滔天资金翻涌而出,几句话、几次投票间就可能决定产业走向。

    

    但同时,让人难以理解的是,资本和其行使权力的机构董事会常常会做出让人匪夷所思的愚蠢决定,甚至“杀死”自己公司举动。

    

    如今,一年全球售出至少10亿部手机,高通、苹果、海思成为全球手机芯片三强。而当之无愧的芯片霸主英特尔即便心慕手追,也再换不回PC时代的辉煌。

    

    

    

    其实,早在上述三个手机巨头都没有开始研发生产手机芯片之前,英特尔曾是手机芯片巨头的第一候选人。英特尔的Xscale手机芯片曾经取得非常不错的市场战绩,并在如MOTO E680i等国内热门机型中取得良好口碑。

    

    

    由周迅代言的MOTO E680i已带有触摸屏,是2005年的热销智能手机。

    

    但就是在一切都顺风顺水、形势一片大好的当口,2006年6月,英特尔忽然宣布出售Xscale部门,这让业界唏嘘不已。2006年,智能手机已经悄然开始流行,Xscale芯片已应用在黑莓、Palm等当时的主流智能手机之上,Gartner还曾预测Xscale奠定了进军移动通信领域的坚实基础。

    

    就在局外人都看得出手机芯片是未来大势所趋时,英特尔却“傻傻”地卖掉了Xcsale,完美演绎“痛失好局”的戏码。

    

    为其为何?一位英特尔内部人士无奈坦言,“董事会、资本市场,压力太大。”

    

    

    斯蒂芬·埃洛普(Stephen Elop)

    

    另一个奇葩故事的主角是斯蒂芬·埃洛普,一个曾把诺基亚和微软两个巨头都带进坑的男人,随便找一个路人当董事会主席,也不会做出如此奇葩的决策。

    

    埃洛普曾经是微软office部门的Leader,后来出任诺基亚的CEO。他堪称愚蠢地彻底错过了智能手机的窗口,眼看iPhone超越诺基亚,摒弃塞班和android系统,自断后路式地投入几乎市场份额为0的windows WP生态。

    

    许多人都目睹了后面发生的故事,诺基亚一蹶不振,业绩越来越差,并开始全球大裁员,曾经全球执牛耳的王者手机品牌逐渐走向衰败。

    

    当诺基亚奄奄一息的时候,埃洛普又决定将诺基亚以72亿美元出售给微软,并继续“一烂到底”,成为微软的一大包袱。同时,埃洛普又重新回到微软怀抱,担任微软公司高管。

    

    埃洛普被业界冠以“特洛伊木马”和“无间道”的称号。一本《埃洛普运营》的书中称:“埃洛普即使不是全球最差CEO,也是最差CEO之一。”

    

    

    当时网友调侃埃洛普是微软派去的“卧底”,图右为微软时任CEO史蒂夫·巴尔默

    

    有时候,董事会和企业决策者看起来真像一对相爱相杀的欢喜冤家。

    

    对中国企业来说,董事会这个舶来品直到今天仍然显得有点水土不服。中国的创始人们更习惯于一言九鼎,也因此与资本的交锋更加激烈残酷。

    

    例如“霸道总裁”刘强东。京东内部的公司条款规定,董事会不得在刘强东未出席的情况下,召开正式会议。该条款明确排除了刘强东遭遇“违背其本人意愿的任何禁令”的情况,这表明他甚至可以在监狱中保持对公司的控制权。刘强东在京东拥有极高的投票权。

    

    所以,曾有人说京东是刘强东一个人的王国。同时马云、李彦宏、雷军、王兴等都掌握着各自公司的绝对投票权,即控制权。

    

    

    由“学点投资”根据公开信息制作

    

    管理学研究发现,董事会、社会资本对公司创新具有显著影响,并对CEO权力具有调节作用。

    

    CEO负责公司的战略决策和资源调配,CEO与董事会资本间的摩擦可能会引起资源供应的分歧,继而影响公司研发、生产、投资等一系列决策。

    

    CEO和董事会作为两种力量,天生互相依赖、互相作用,并深深地影响着公司战略决策质量。

    

    听说,投资人都喜欢看《权力的游戏》。资本制度就是要将权力装进牢笼,让CEO或创业者带着枷锁起舞。

    

    是资本“坏”,资本“傻”,还是人心“险”,人心“恶”;资本不“坏”,人心变“坏”,资本不“傻”,人心膨胀。

    

    这真是个“烈日灼心”的话题,挨踢妹欢迎大家在评论区讨论下,企业CEO、创始人与董事会资本到底该如何“好好爱”。

    

    编辑:挨踢妹

    图片:图虫创意、网络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往期回顾这届年轻人都被外卖“抚养”着,40年前呢?

    40年看一块屏幕是否可以改变命运

    从一张布票到买遍全球

    从两天买一张票到日卖1300万张

    还记得全村人一起看《上海滩》的岁月吗?

    从私车滴铃到共享出行

    藏在QQ、MSN、校内网里的青春爱情故事

    从毛坯房到未来屋 我家的房子连接世界

    从遥寄相思到万里共情

    网速快了一万倍 变化何止一万倍

欢迎阅读本文章: 臧士歌

老子有钱88平台

老子有钱APP